假如机器奴役你,人类想要的是什么

作者: 内地娱乐  发布:2019-09-25

      3月7日晚看完《超能陆战队》,退场后还是久久不能忘怀大胖子大白的萌,深夜画了一幅大白和瓦力、伊娃的全家福。
      最近开始细想为什么大白这么惹人爱,机器人的优势在哪里?结果发现可能是一个词——控制。
       机器人朋友与人类朋友最大的区别在于,它以你为中心,它的所有程序都是完全无条件的满足你的需求,无时无刻不在你身边。这就完美的满足了人类的控制欲。人是无法完全控制其他人的,但是人可以完全控制机器,我虐机器千百遍,机器待我如初恋——当然机器有时候也会罢工,充充电,打打气就好了,总比你跪在女友面前苦苦哀求简单吧。
       机器人第二个优势是可测的,你知道机器的下一步是什么,好比玩游戏你知道在固定的地点刷固定的怪得到固定的经验——当然偶尔的暴击也是可接受的范围;而你完全不知道今天和明天在同一个地点给女友送上同一件礼物是否会有同一个效果;因此作为恐惧未知的人来说,机器人、游戏是最好的伴侣。
       机器人的第三个优势就是你无须负罪感,作为一个人来说,机器人不属于传统伦理道德体系,你可以随意释放你的情感,而不需顾忌对方的感受,这一点你在人与人相处中是很难如此毫无顾忌。
有了这几个优势,就不难看出机器人极有可能会成为人类最好的“朋友”,毕竟你是机器人的“上帝”这种感觉是难以抵御的。

  昨天看完了《超能陆战队》,最后宏与大白拥抱的一刻,真的被感动到了,像暖暖夕阳下的故友重逢。大白似朋友、家人般陪在小宏左右,给予他温暖,关心他的健康从而关照他的心情,学习他的言语。这使大白想一个无害人类一样,惹人喜爱。
  但是大白是机器人,是人类制造出来的,按照人类所设计的程序运行。这样说可能很冷酷,但这是事实。很多人之所以萌上大白,祈祷着自己也有一只大白,也是因为它的“善良可爱”,可这些都是人所给予的。善良的人类希望有这样一个可爱的机器人去温暖其他人,在人心险恶的社会之中,在层层面具之下,有这样机器人纯粹的存在,相依相伴不是很好吗?
  之前看过一部叫《机器侠》的电影,电影中男主就是一个机器人,与女主相恋,但是有规定人机相恋是不允许的,男主最终毁灭。当时看完,就和看完一个悲剧一样,我希望他们在一起,因为他们是相爱的。现在再想想才感觉不太对,男主是完全由人制造出来的,根据人的需要而来,女主喜欢上他似乎情有可原,可是这个问题我们不得不该思考一下了:
  人类想要的是什么?
  一个由你思想设计出的机器,满足你内心的需求,或许这是其他人类都做不到的,那么机器人真的能满足人类所有需求成为人类的伴侣吗?这样是不是就给予了机器人一个和人类同样的社会地位?因为机器人会按照设置的程序学习,从而满足主人个性化的需求,它学会了安慰人类,处理一些事物,根据已有的设定对事件做出判断,如果它们有一天真的学会了按照道德等处理事件,那和人类表面上几乎没有了区别,所以机器人可以代替其他人类成为一个人最忠实的伴侣喽?
   我想《超能陆战队》的精妙就精妙在,小宏取出了大白绿色的芯片,只剩红色芯片的大白像变坏了一样,伤害它的同伴。机器和人还是不同的,它可以像人类到还不是人类,因为它是由人类设计的,所以说当人类真的下定决心要做一件事时,它是无力阻止的。虽然后来大白不让小宏再一次拿出芯片,但是小宏要是用尽手段,大白还是阻止不了的,换过来来说,大白真的阻止了说明它已经不听人类的控制了,它有了自己的判断,是对是错,那么我们就不得不用道德去约束它了,对应的,它也就和人相差无几了。
     人类不是造物主,虽然,人类需要一个百分之百听从自己的机器人,却还希望它们在自己犯错误时阻止自己,这矛盾难以解决,所以人类是平等的,而人机是否将会平等还难以下定论。

当日本生产的机器人越来越拟人的时候,我估计绝大数的屌丝宅男都期待能有一个《我的机器人女友》似的机器女友,不但呵呵呵,还能嘿嘿嘿,既真实又省纸。这个愿望本质上,还是希望自己能有一个既白富美又忠诚于自己的异性人类朋友,如果非要在所有的要素中剔除一个,他们宁可把“人类”去掉。

图片 1

我的机器人女友.jpg

在这个愿望里,机器人依然只是个工具而已。

好莱坞电影从来没有停止追问和反思人工智能的无限制发展有可能对人类社会的伦理体系,甚至人类自身的生存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尽管在这些电影当中不乏大白(《超能特工队》)和安德鲁(《机器管家》,暖心推荐)这样的傻白甜和暖男代表,但更多的是类似《我,机器人》和《机器姬》似的恐慌。

图片 2

机器姬.jpg

前段时间,德国工厂发生的机器人杀人案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甚至像马斯克、比尔盖茨这样的科技大佬都表达了对机器失控的担忧。而最近人工智能界最吸睛的事件莫过于AlphaGo与韩国世界棋手李世石的世纪对决,到目前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李世石刚刚输了第一局比赛。

这场比赛的结果如何,我倒不大在意。在逻辑算法上,机器战胜人类是早晚的事情。如果李世石赢了,说明GOOGLE的人工智能还需要进一步完善,最坏的影响也不过是韩国媒体再一次占领宇宙(反正他们也不是第一次了);如果李世石输了,人工智能也远远没有发展到令人生畏的地步,毕竟逻辑算法只是计算机最擅长的部分,要不怎么不跟莫言比赛写小说呢?!在这个过程当中,最大的赢家只是谷歌公司和围棋这项传统的东方文化,以及跟在屁股后面的一大批无病呻吟的评论文而已。

问题是,因为这样,我们就不恐慌了吗?机器奴役人类,一定要像电影中表现的那样?

事实上,如果人工智能发展到完全模拟人类的地步,也就完全失去了奴役人类的需要。届时不管是体能还是智能上,人类都无法跟机器相比拟,最终的存在只是浪费资源而已。但是在此之前,当机器只是工具的时候,它已经开始通过工具的方式奴役人类,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工具依赖或技术依赖。手机就是其中之一。

图片 3

手机.jpg

过度使用手机其实是老调重弹的话题,回想一下十年前的场景,你就可以感受到其中巨大的差异。现在社会普遍忧虑的重点莫过于,“低头族”淡化了社交,阻碍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交流。而这其实只是淡化而已,有时也只是社交平台的转移和社交方式的转换。

从技术发展角度讲,手机依赖恰恰为我们展现了的是另一副更加可怕的画面。

有一天,你可能只需要通过机器就可以直接刺激大脑皮层的某块区域,也许只是电一下,你饱了;电一下,你有朋友了;电一下,你高潮了;再电一下,你事业有成了......你的一切需要,包括情感需求,统统可以通过机器满足。这个时候,你是否还需要自身的社交属性?没有了社交,是否还有社会?

从这个角度讲,机器奴役我们,并不需人工智能的高度发达。在逐渐替代人与人之间真实的情感交流过程中,我们已经在主动淡化自身的社会属性。

到那时,也许真的就像《骇客帝国》里表现的那样,真正“活”下来的,只是那些隐藏在地底下,远离了现代科技的一群人。

图片 4

地下生活.jpg

本文由澳客彩票网官网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假如机器奴役你,人类想要的是什么

关键词:

上一篇:有一种希望叫,肖申克的救赎读后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