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都比不上,被寂寞包裹的欢愉

作者: 内地娱乐  发布:2019-09-23

对哥哥我用尽全身也只有一句,我所记之你容颜,皆为最美之时

第一次看完了一整部男同志片,是王家卫导演的《春光乍泄》。

在春光乍洩这个片子之前,最喜欢的是The Blue,现在容我再多个选择。

而不像芸芸众生,终有颜老之日。其实黎耀辉真的很好很好,印象最深的是他说一直以为我和何宝荣不一样,但原来寂寞的时候,所有人都一样。可能最近我也寂寞了,寂寞的连自己最好的朋友都不肯放过,终于出于对我们友情的保护,他开始渐渐离开我,而改用手机安慰我,却不为我任何所动。

 
一开始看的初衷只是想要看看我觉得最帅的两个男人

喜欢不多话的黎耀辉对他每一个情绪的诠释。付出无数片真心只愿心爱的人读得懂。可偏偏心爱的人又恰好是何宝荣,“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何宝荣游荡着看遍阿根廷的烟火,而黎耀辉又不愿他人分享属于自己的烟火。感情的失衡大抵就从两人生活态度产生分歧开始。于是,逃开吧。一个因为要自由,人逃走,一个因为求而不得,心逃走。

其实我挺有挫败感的,我原以为身为一个女生,无论感情多好,在对方是直男的情况下,总会让他多多少少有点动心,事实似乎在嘲笑我愚蠢的想法。你知道吗?何宝荣,之所以如此,不仅有个能让他重新开始的黎耀辉,还有个魅力无限的灵魂!

 ——张国荣和梁朝伟。    

其实何宝荣也在爱,以他的方式爱,我要见你的时候就会有一万种方法让我见到你!一通通的电话,对当下小心翼翼不敢再往前迈的黎耀辉来说,俨然有着和“不如我们重新来过”一样的杀伤力。他原地不动,以恶言相向来回击,希望语言可以和自己的心同步,嘴上凶你,心里也不接受你!何宝荣才不管呢,偷块手表取悦取悦你吧,“不中意就卖掉”,他背过身边离开边喊,不愿让黎耀辉看到他其实也愿意为他放下骄傲。黎耀辉一脸嫌弃接过手表,又吹又擦,不抬头不抬眼再看一眼何宝荣,但那抹掩饰不了的笑意让我欢喜。再过两天,何宝荣顶那张俊俏的被人揍青的脸又来了,看你心不心疼!两个人都被思念噬成鬼了,但骄傲的架势不能弱,你吵我嚷,哼!反正我们见到面了!

图片 1

张国荣在八九年,上《今夜不设防》的时候曾经说过梁朝伟是他觉得戏演得很好,很想和他合作的一个人。
这次终于如愿。

嘴上狠着说你死了我也不会管的黎耀辉,打开门看到脑袋上满是血的何宝荣,再也呕不了气了。就这样吧,妥协在心疼面前毫无地位,抱着何宝荣的黎耀辉是难过的心疼的,也是欣喜的,而何宝荣造来造去终于也把纸糊的那个盔甲撕碎了。何宝荣的撒娇耍赖黎耀辉的宠溺纵容一直继续下去就好,只是黎耀辉非要嘴贱“买烟穿那么漂亮?”,心机鬼回来买了几十条烟,整整齐齐搭在床头柜上,宣称,何宝荣是我的,我的,我的!哪只何何不买账,划拉几下,码整齐的烟洒落一地。一个不说话默默收拾一个怒气冲冲觉得被束缚,可第二天又乖乖听话穿着不漂亮的睡衣下楼买东西,这就是何宝荣的在意啊,傻瓜!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幸运大儿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黎耀辉和何宝荣。

爱得太用力,保护地太用力,何宝荣还是逃走了,黎耀辉也选择了逃开。“我以为我跟何宝荣不一样,其实我们都是寂寞的”,他意识到何宝荣跟他在一起也会寂寞,会寂寞就会做寂寞该做的事。理解了就不再责怪了,不怪了却仍爱着。“把你的不开心留在录音机里吧,我帮你把它们带到世界另一边”,从刚开始的犹犹豫豫到已然做好决定真正离开的黎耀辉,他无声的抽泣是爱是告别是遗忘也是决心。

因为何宝荣送了一盏上面有YIWASU瀑布的台灯给黎耀辉之后,黎耀辉觉得上面的瀑布很漂亮,经过打听,知道了上面的瀑布原来在YIWASU,于是两个人便一同踏上了去阿根廷的路。

何宝荣又回到和黎耀辉一起打过骂过爱过的房间,买很多烟,整齐码好在床头柜,打好水,一遍遍擦地,我码好自己凌乱的生活擦净留给你的不安全了,你呢?坐在那盏台灯前,看着灯光倾泻而下,两个人在瀑布边,该很美好吧?

何宝荣的任性、不羁、不安稳和飘忽不定。
黎耀辉的缄默、不善言辞和求安稳。
让两个深爱对方的人始终分分合合。

而此刻黎耀辉正站在瀑布下,仰着头被肆意淋透,“那一日我很难过,因为我一直觉得,瀑布下面站得应该是两个人。”

每次的分离,都由何宝荣突变的性格和不安稳引起。何宝荣在安定的生活里终究不能自持,始终被外面光怪陆离的世界吸引。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我呀我呀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而每次的重合,也是由由何宝荣引起。
一句“黎耀辉,不如我们重头来过”,包含了何宝荣在外面世界受到伤害的无奈和对黎耀辉的依赖。其实对于当时的何宝荣来说,黎耀辉可能只是一个可以依赖,一个让他暂时逃避外面世界,即使他怎么任性都会包容他的人。
因为何宝荣深知,这个男人,深爱着自己。

而何宝荣在想复合说出的这句话,对于黎耀辉来说,杀伤力何其巨大,以至于后来他被何宝荣三番四次伤害和背叛的时候都能默默地原谅他。
就好像何宝荣是他深爱的,在外面玩耍受了伤的孩子,需要无尽的疼爱。

黎耀辉多么想何宝荣可以和他永远在一起,不再说出要离开自己的话。
何宝荣受伤的日子里,黎耀辉是快乐的。
因为何宝荣终于不用再跑到外面去,而是和自己一起。
真真正正地属于他、依赖他。

最后一次,黎耀辉再也受不了何宝荣不断的伤害了,决定再也不见他。
深怕何宝荣又说出那一句杀伤力巨大的话,索性处处避开不见他。深怕自己又一次心软,又一次受到伤害。

其中的过程是多么的煎熬。
煎熬到当小张想把黎耀辉不开心的话语用录音机录下来带到世界的尽头,黎耀辉也说不出任何的话,能呐喊出的不开心,全都只能用悲怆的哭声代替。

黎耀辉是寂寞的。
他以为他的寂寞通通收在了心底,其实他的眼睛,他的声音,他的每一个动作和表情,都散发出了浓浓的寂寞和忧伤。

何宝荣是寂寞的,他以为他的寂寞通通可以在外面神奇精彩的世界得到满足。
但其实当他真正失去了最深爱他的黎耀辉之后,他的寂寞才到了极致。

电影的最后,黎耀辉回到了中国,伴随着<Happy together>,一首欢快的英文歌。
黎耀辉坐在台北的轻轨上,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轻轨不断向前走,道路上的车也不断地来来往往。
似乎暗示着,人生的路还在继续,悲伤欢痛也还在继续,人还在继续生活着。

看到最后的工作人员名单,才发现,其实黎耀辉和何宝荣,不过是这部电影的两位助理摄影罢了。
两个可能你不看电影最后的幕后工作人员表都不会发现的两个名字。
两个普通人。
电影里全部的情感,都是属于普通人的。

很羡慕那个时候的人。没有手机,不能及时联系。
遇见和不遇见,都是自己来决定的。
不想看到那个人,以后便不再联系,索性躲起来就对了。即使打到了住所的固话,也可以装作不在家。
想看到那个人,又是那么的随机和随缘,所以会把一切的不经意遇见变得那么惊喜。

没有手机的时候,不用盯着屏幕,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发呆、去欢笑、去悲伤,去让自己的情绪蔓延开。

本文由澳客彩票网官网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春光都比不上,被寂寞包裹的欢愉

关键词: